“我想养他。”十三岁的陌谨寒扯动女人的衣角,“用我所有的零花钱,可以吗?母亲。”那是阮温瑜第一次见他,或许是自己太过瘦小,缩在垃圾桶旁边跟流浪狗没区别,才引得锦衣玉食的少爷善心大发,要把他带回去养。他以为这是对方一时兴起的念头,自己很快就会被丢走,没想到小孩儿的一句想养,真的就对他负责到底,事无巨细。是什么时候开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