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7章(1 / 2)

“你要走了吗?”胡母见李庄生出来,立马迎上前。

“嗯,胡梦蝶同学没有什么大碍了,我也该回去了。”李庄生微笑着说,谢江晴不在,想必是先回去了。

“姐夫……”

“以后不要叫我姐夫了。”

李庄生摸了摸胡梦柯的脑袋,现在的我,和你姐姐只是陌生人。

“可是,姐夫……”

“没事的,虽然我不是你姐夫,但我是你好朋友,好哥哥。如果你以后遇到麻烦事,尽管来找我。”

李庄生这么说着,忽然想到了一个现实的问题。胡梦蝶失忆前,他自然不用太过担心胡梦柯的未来,但现在胡梦蝶不是未来的胡梦蝶,胡梦柯又将何去何从呢?

李庄生不认为胡梦蝶已经将胡梦柯的遭遇明明白白告诉父母了,诚如胡梦蝶所言,她父亲不是适合进行深入交流的角色,而且对方也不是一个很好的教育家。

“对了,胡梦蝶出车祸之前,我好像听她说过,梦柯是不是在学校里被人欺负了?”李庄生还是忍不住多嘴问了一句。

“你被人欺负了吗?”胡母微惊望向胡梦柯。

“没有啊!”胡梦柯茫然地摇头。

李庄生沉默了片刻,忽然又笑:“那或许是我记错了。”

此时此刻,自己不该说太多,说得越多,越容易暴露自己。他重生的事情是必须严格保密的,这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决定。

“你将来要是在学校里过的不开心,记得跟爸爸妈妈还有姐姐说,如果不好意思开口,也可以来找我。”李庄生低头看着胡梦柯,在她肩膀上轻轻拍了拍。

李庄生心事重重地下楼,祝枝雪在焦急不安地等待着。

她好怕李庄生看见胡梦蝶车祸之后脆弱可怜的样子,然后和她旧情复燃。

“好了吗?”祝枝雪见到李庄生,立马上前挽住他的胳膊。

“嗯,好了。”李庄生笑笑,“我们回去吧。”

祝枝雪微怔,随即笑着点头:“嗯!”

两人相伴离开医院,漫天飘着小雪。二八笙歌云幕下,三千世界雪花中。

出租车上,祝枝雪轻声问:“她,怎么样了?”

李庄生望着窗外的雪:“没什么大碍,就是丢失了最近一段时间的记忆。”

“能恢复吗?”

“不知道,或许能,或许不能。”

如果是普通的失忆,应该是能恢复的。但……李庄生感觉胡梦蝶这种情况,不太可能。

“身体没事就好。”祝枝雪说。

“嗯,她现在不记得我了,只记得我是校草哥。”李庄生笑道。

“诶?她没有你……”

祝枝雪又惊又喜。

“嗯,全忘啦!”李庄生依然在笑。

“是嘛!”

祝枝雪咧开嘴,可又觉得自己这副模样实在有点小人得志,但就是合不拢嘴。

“那真是太不巧了!”她说。

这一定是现世报,祝枝雪心说,叫她那天打我大耳刮子!

“瞧伱这样。”李庄生笑着在祝枝雪粉嘟嘟的脸颊上亲了一口,“不是所有人都稀罕你男朋友的,只有你当个宝贝。”

“你就是我宝贝!”祝枝雪倚在李庄生怀里,“我是你的宝贝吗?”

“当然!”李庄生说。

祝枝雪才是他的女朋友,而胡梦蝶和他没有关系,尤其是“失忆”之后,两人就彻底可以说是陌生人。

只是,李庄生的心里却没有因此放松下来。

他还是不能确认胡梦蝶的“失忆”是真是假,尽管目前没有看出任何破绽。

其实还有個最直接的办法,过几天就开学了,而开学之后会有一场考试。

前两次月考,胡梦蝶的成绩都在八九百名左右,但如果是现在的胡梦蝶,即便失去了几个月的记忆,凭借她过去的基础也不会考的那么差。

以他的经验来说,成绩是做不得假的,除非胡梦蝶作弊。但作弊一旦被抓住就会“身败名裂”,胡梦蝶绝对不会冒这个风险。

是真是假,到时候自然可以见分晓。

只是,如果胡梦蝶的失忆是真,那么……他的前妻,就是彻底死掉了么?

这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,在林月花等人身上都没有如此强烈的悲伤。无论是林月花还是祝枝雪,她们的美好都在高中,有关她们的记忆都在现在。

李休羽和父母则是完全没有变化,即便重生了,他们也是一样的家人。

只有胡梦蝶不同,在李庄生的眼中,这分明就是两个人。

今天和她的对话也说明了一切。

他所认识的胡梦蝶,那个曾经拥吻过、相爱过的胡梦蝶,可能,彻底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。

而且,从某种角度上来说,胡梦蝶是他